网际电脑公司-为企业办公运维解决方案服务

河北聂树斌故意杀人 强奸妇女案调查9年为何无果

服务外包公司  弱电工程  2014-12-15  4478  0评论
扫码关注

最高人民法院12日公布,根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的精神,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、强奸妇女一案,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。

  2005年1月,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在河南被警方抓获,他供述曾强奸杀死多名妇女,其中包括一起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,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,“凶手”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。

  如今,聂树斌案迈出历史性的一步,却仍有三大疑问待解。

  疑问1

  调查组成立9年,为何难出结果?

  2005年,王书金交代了与聂树斌案相似的罪行后,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。当年河北省就由省政法委牵头成立了由公安、检察院、法院等组成的调查组对这起案件进行详细调查。河北省公安厅也组成调查小组,介入此案核查落实工作。

  据记者了解,河北省成立的调查组主要抓两项工作,一是核查聂树斌强奸杀人案,二是确认王书金的口供是否真实。

  2013年9月27日,王书金案二审宣判,法院没有认定王书金是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的凶手,相当于确认了王书金对此案的口供不真实。

  但核查聂树斌案的结果为何迟迟没有公布?

 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3年初曾表示,聂树斌案仍在依法核查中,该案案情复杂,涉案证据材料较多,一些证据材料时间跨度大,对相关证人证言的核查比较复杂,核查工作虽已取得一定进展,但案件核查工作整体难度较大。

  疑问2

  王书金为何供述“假罪行”?

  王书金被警方抓获后,2007年3月12日,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书金做出一审判决:认定王书金于1994年11月至1995年农历8月间,先后强奸三人并杀死其中两人,判处王书金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,提起上诉,理由之一是“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”。

  2013年9月27日,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王书金上诉。法庭上,检方出示了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中被害人尸体检验报告等四组证据材料,通过这些证据向法庭陈述认为:王书金关于被害人尸体特征的供述、杀人手段、作案具体时间、被害人身高等四大细节与案件实际情况不符。法院对检方的这些意见予以支持,认为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不是王书金所为,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、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。

  法律专家认为,按法院的判决,证明王书金供述了一桩假罪行。那他为什么要说谎呢?

  疑问3

  聂树斌案到底有没有瑕疵?

  目前法院认定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并非王书金所为,这一结果也得到了部分法律界专业人士的认可,因为这件案子过去了十几年,如果主要靠王书金的口供支撑,从贯彻疑罪从无的法治精神来看,不认定这一桩犯罪行为无可厚非。

  法律专家同时提出:疑罪从无适用于王书金,也应该适用于聂树斌。单就“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”而言,王书金作案证据不足,那么聂树斌作案证据足吗?

  朱爱民称他曾查阅聂树斌案部分卷宗,他看到的只是一些客观证据,如现场勘验笔录、尸检报告等,但这些客观证据存在瑕疵,比如尸检报告上本来应该有两名工作人员的签名,但聂案尸检报告上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的签名,另一名工作人员是盖的印章。

  一位旁听过王书金案庭审的律师告诉记者,因为案件发生在1994年,当时的案件办理、审理工作质量跟现在比差距太大,拿现在的办案标准看待20年前的卷宗材料,可能就会找出瑕疵,所以有关部门此前不愿出示聂树斌案全部材料也是出于这种考虑。

  最高法明确

  1.复查过程依照法律规定公开,充分体现客观公正

  2.聂树斌的近亲属可以聘请律师代为申诉

  3.山东省高院将抽调精干力量组成合议庭复查此案

  4.人民法院将依照法律规定公开复查此案

  复查·家人

  聂母张焕枝得知案件复查后彻夜未眠,她表示

  如维持原判会继续申诉

  2014年12月12日,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指定山东省高院复查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。当晚,收到消息的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彻夜未眠。13日一早,她就赶到儿子坟前,告诉儿子这个全家人已经等待太久的消息。

  过去的这些年里,为了儿子的案子,71岁的张焕枝已经经历了太多。接到聂树斌案复查消息的那一刻,老人起初还不太相信这是真的。“当然兴奋,尽管只是启动案件复查,但这次是最高法的决定。”张焕枝至今坚信,儿子聂树斌是清白的。

  张焕枝说,自从王书金案出现后,她这些年每个月都要到河北省高院反映情况,希望解开聂树斌是否被冤枉的谜团,“每次法官接待态度很好,总是很客气,但只说让我等着,一有情况就通知我,这么多年过去了,永远是相同的话。”后来,聂树斌家聘请律师向河北省高院申请启动聂树斌案的再审程序,但一直没有得到法院的明确回应。

  “现在最高法院指定让山东省高院复查,我心里终于有点儿底了。”张焕枝说。老人对此既期待,但又很冷静,甚至还有些担忧。“异地法院来复查是好事,但希望山东省高院的复查不是走过场。”

  如今,已经71岁的张焕枝患有高血压,腿脚也越来越不利索。张焕枝说,自己年龄越来越大,她最怕的就是有一天真的走不动,甚至是要“离开”时,还没有为儿子聂树斌“找回”清白。

  张焕枝表示,对于案件复查,她的期待只有一个,就是法院做到公正公开,还儿子一个清白。“如果复查结果是裁定维持原判,我会继续申诉。”张焕枝说,为了儿子聂树斌,这是她必须要走的路,没有别的选择。

  复查·律师

  聂树斌母亲与律师签订新委托协议

  计划今向山东省高院递交材料

  自从开始走上为儿子聂树斌申诉之路后,张焕枝及家属先后聘请了多位律师。

  不过,由于目前此案已经被最高法指定由山东省高院复查,此前他们与律师们签订的委托协议也告失效。

  “需要我们签署新的协议,这样我们才能尽快到山东省高院去办理相关流程手续,争取能尽快阅卷。”13日中午,张焕枝此前的代理律师刘博今从北京赶到张焕枝家,一方面签署新的委托协议,更重要的是,针对复查,要商讨下一步计划。

  13日下午,在和律师“闭门”商讨后,张焕枝及其家属决定,继续聘请包括刘博今、杨金柱等4名律师来负责此案申诉等事宜。


  当天傍晚,在和张焕枝签署完委托协议,并商讨好下一步计划后,刘博今律师返回北京。在来张焕枝家的路上,刘律师就计划好了,周一一大早就到山东省高院,向法院递交相关材料,与相关法官做好对接工作,争取尽快阅卷。

  对于案件复查所要做的工作,刘博今律师表示,阅卷是关键环节,聂树斌案几个卷宗中是否有疑点肯定是核心问题。

  刘博今律师同时介绍,依照法定程序,案件复查可能出现的裁定结果,一是法院最终裁定维持原判,二是法院根据聂树斌家属申诉、复查情况启动再审程序。“先按照法定程序走,结果目前尚无法预测。”在回答有媒体记者询问对聂树斌案复查结果持何态度的问题时,刘博今律师说。

本文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
评论一下 分享本文 联系我们
网际圈
  • 评论一下
    挤眼 亲亲 咆哮 开心 想想 可怜 糗大了 委屈 哈哈 小声点 右哼哼 左哼哼 疑问 坏笑 赚钱啦 悲伤 耍酷 勾引 厉害 握手 耶 嘻嘻 害羞 鼓掌 馋嘴 抓狂 抱抱 围观 威武 给力
    提交评论

    清空信息
    关闭评论